您的位置 : 壁紙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短篇 > 穿越之庶女為妃

更新時間:2019-08-23 17:15:02

穿越之庶女為妃

穿越之庶女為妃 白靜軒 著

已完結 許公子,于初秋

《穿越之庶女為妃》是一本已完結的短篇類小說,講述了主角許公子,于初秋之間的精彩故事。于初秋是國內某特種部隊的隊長,昨天晚上臨時接到一項緊急任務,到這里追捕某個境外恐怖分子的成員。沒想到一到就遭到了對方的埋伏,顯然有人出賣了他們的消息。于初秋同去的所有隊員都沒有能活著出來,她卻仗著高人一籌的搏斗本領和精準的槍法得以幸存,不過也身受重傷,她在獲救之前就昏了過去,結果穿越了。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這樣下去早晚要被害死,”于初秋邊想邊計劃著恢復體能的計劃,只是,作為一個女子,還是古代的女子,她即使有能力后離開府中,又應能去做什么呢?

“難道要去做女捕快?”于初秋自問除了這個,她一不會女紅二不會其他這個時期的女子的必備技能。算了,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到了快吃牛飯的時候,月兒去取了飯,這次倒是非常順利,估計是廚房的人怕三小姐再去一次。

不過,飯還沒吃到嘴里,門外就來人了,一個婆子進來說,老爺要找三小姐問話,說看看三小姐睡醒了沒有。

于初秋一愣,這個身體的爹要找她?實話說,除了對這身體的娘有些若有若無的情份外,于初秋對這個混蛋父親一直沒有任何好感。在她看來這種人還不如死了算了,官做得這么大,連自己的家庭都無法負責,連老婆孩子都不管不顧,這種人能夠做好父母官么?怕也是一個昏官。

這樣想著,于初秋臉上的表情冷冷的,站起身道:“好,我隨你去。”

去是一定要去的,她倒要看看這個混仗爹是個什么樣。府中很大,走了一陣才到了堂屋,于初秋隨著婆子進到屋內,只見中間坐著一個相貌威嚴的五十歲上下男人。

說起來他也就相貌威嚴這點優點了,因為他看到于初秋一到,上來一番話就是斥責她的,一聽就是聽信了不知是誰的讒言,也可能是從來就對秋姨娘母女看不順眼。于初秋不管是哪一條,她也沒心思管,這個所謂“父親”渾身上下,沒有一點讓她看得上的。

很好,你不待見我,我正好也不必待見你。

于初秋耐著性子聽他罵完,于老爺罵罷歇了一下,便端起桌上的茶杯喝茶,過后才又開口,原來這下面才是正事。

聽了幾句,于初秋這才明白,那天落水秋姨娘母女的時候,還發生了另外的一件事,府上的八小姐被發現被人用繩子勒死了。于老爺的意思是說,她母親秋姨娘害死了八小姐,隨后才投湖畏罪自殺的,想問她知不知情。

于初秋心里暗罵白癡,秋姨娘一個妾室,沒事干去殺府中的八小姐,吃多了么?八小姐也是庶出,在府中都是受欺負的份,能有什么深仇大恨?就算是有舊怨吧,用這么明顯的方式,殺死別人后還落得自己要自盡,有這么笨么?

再說,看月兒的性格,還有自己這個原身的性格,想來那秋姨娘也不是什么有這等惡毒心思的人,如果這么“精明”,那月兒也不會說秋姨娘母女一直受人欺負了。

只是月兒為什么沒有把府中的八小姐同時死亡的事告訴她呢?而且,顯然,秋姨娘害死八小姐的這個傳聞,在府中是傳了起來了,月兒怎么也沒有說起?

于初秋輕輕偏頭回望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月兒一眼,她臉上有緊張的神色,也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
于初秋不能在這里和月兒說話,也無法打聽這件事的來龍去脈,她想來想去,做這件事最可能,也最有動機的,顯然就是于夫人了。于初秋看了一眼坐在于老爺身邊的那個女人,她顯然就是這府中的正室夫人,人長得到是端莊,只是臉色冷峻,在聽到于老爺問她是否知情時,于夫人的眉頭很明顯的皺了皺。

“哼,肯定是覺得于老爺沒有直接定罪,不夠滿意吧?”于初秋嘲諷地猜想著,也沒有忘記回復于老爺的話,她低下頭,裝作恭順地說:“回稟爹爹,秋兒一點也不知道,沒有看到娘親做過這種事。”

“沒有?怕是在說謊吧?把四小姐帶來,讓她把說過的再當著大家的面說一遍!”于老爺發話,下面的丫環婆子應一聲,就有人去叫四小姐了。

于初秋這才知道,敢情還有證人呢。又見這鬧得跟審案子似的,排場還挺大,心中鄙夷不已。

隔了一會兒,一個身材矮小,看起來簡直比于初秋還弱的女孩子被領了進來,她一雙眼睛驚慌不定,一進來就先向于老爺和于夫人行禮,然后目不斜視地站在一邊。

帶她來的婆子低聲在她耳邊問道:“你不是說目睹了秋姨娘害死八小姐的經過么?老爺讓你再當著大家的面說一遍。”

四小姐聞聽一驚,不由自主的四處張望了一下,看到于初秋的時候,明顯的眼神躲閃。她的心里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幕。

“知道了么?就按我教你說的去做,明白嗎?”一個清秀的丫環站在她面前,臉色倨傲地說。

“可是,我,我不敢這樣說謊……”

“不敢?你別忘記了,”那丫環威脅地說:“你婚事……如果你能按我說的辦,承諾給你的好夫婿自然就有,如果不的話,哼,到時可別哭去。”

“我,那我答應就是了……”

四小姐想著自己當時親口的承諾,咬了咬牙,人不自私天誅地滅,自己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,管別人去死呢!她下定決心按昨晚商量的辦,一定要把老三給拖下水。

想到這兒,她終于開口道:“是的,我當時親眼看到,是秋姨娘把八小姐用帶子勒死的,還有,”她一指于初秋,“她也在場,也幫忙動手了!”

“哦?你看得很清楚啊。那然后呢?”于初秋冷冷接口道。她要看看這位四小姐還想胡編些什么。

“然后,”四小姐有些慌,努力想著應該怎么回答,“然后我就叫了起來,秋姨娘看到被我發現了,就帶著三小姐投河自殺了,肯定是怕我告訴老爺夫人!”

“嘿,編得還真快!”于初秋冷笑。她轉向于老爺:“請問,秋兒可不可以問她幾句話?”

“你問吧。”于老爺臉上本已是一臉怒容,但卻見于初秋不慌不忙,聯想她平時性格,竟然像變了個人似的。頓時讓于老爺有些詫異,聽到她想問話,不知她想做什么,便隨口答應了。

“四妹,我想問問,八妹的身材比你是高是矮?”于初秋看四小姐的身材已經夠矮了,想必八小姐比她還瘦小是不可能的。果然,四小姐怔了一下,回道:“當然比我高多了。”

“那她比你瘦還是胖?平時有病沒有?”

“我比較瘦。”四小姐不明所以地答道。“八妹也沒有得什么病啊。”

“很好,”于初秋分析道,“那就是八妹身體比你要結實得多了,那么,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,”說到這里,她環顧了一下所有人,接著道:“如果是殺人的兇手被你撞到,她能殺害八妹便更能對付得了你,為什么卻放過了你,偏偏自己去投河自盡呢?”

一陣沉默,四小姐張口結舌,有些說不出話來。“這,這……”

“你說不出來了吧?”

四小姐確實說不出來,在吱吱唔唔半天之后,終于換來了于老爺的大怒,讓婆子把她拖了下去。

“這個笨**!連說個謊都說不好,真是廢物!”坐在一邊的大小姐看了一眼被拖出去的瘦小女孩,心里說不出的恨和厭惡。“又讓這丫頭逃過一劫,沒想到她運氣還挺好的!”

興師動眾的把于初秋叫來,審問了一番后,卻證明是有人成心誣陷,于老爺大感沒有面子,只好讓人把秋姨娘埋在家族的墓地中,隨意置辦了些陪葬,當做補償。

于初秋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她一進院就長長出了一口氣,雖然在那間堂屋呆的時間不長,可是心中卻充滿了壓抑,那里的人似乎都對她不懷好意,就連同為庶出的妹妹都一樣。

說起來,這些就是她這一世的親人,沒想到卻像仇家一樣。于初秋搖搖頭,看來這一世她不用指望這些名義上的“親人”了,相反還要處處提防。

“月兒,八妹被害的事情,你怎么沒有和我說?”于初秋一邊進屋坐下,一邊問。

月兒正在給她倒茶,聞言不由得低下頭,“我本想說的,只是這兩天發生的事太多了,小姐你剛剛失去了娘親,如果再得知秋姨娘被傳成殺害八小姐的兇手,我,我怕你接受不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于初秋嘆口氣,這秋姨娘也倒霉了,不過那于夫人也是厲害,一石三鳥。想一舉把三個人都除掉。沒人知道,她其實已經成功了,只是遇上她這個穿越者,才讓三小姐活了過來。

“月兒,什么時候,帶我去看看娘吧。”于初秋坐在chuang邊,幽幽地說。雖然秋姨娘不是自己真正的娘,但想到遠在二十一世紀的雙親,她也能聯想起秋姨娘生前對女兒的疼愛。現在既然是她占了她女兒的身子,必要的孝道是應該盡的。

“這……小姐,你養好了身子再去吧,千萬不要太傷心了!”月兒害怕三小姐看到娘親的墓,又傷心過度,如果再一病不起,那就麻煩了。

“不會的,月兒。”于初秋看了看月兒,為了讓她放心,便道:“那我休息幾天再去便是,你不用擔心。”

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,于初秋這段時間一直在鍛煉自己的體能,身體恢復得很快。她也在暗中練習著前世的那些技能,雖然還不能說到了前世的狀態,但比起這個身體從前的原主人強多了。

“小姐,你身體剛好,真的現在就要去看秋姨娘嗎?”月兒不放心的收拾著要帶的東西,心里暗暗想道,但愿小姐不會太過于傷心。

于初秋披上外出的斗篷,“我不是剛好,是已經恢復得很好了,現在去正是時候,月兒,要帶的東西帶全了,咱們走吧。”

說著,于初秋打開了房門,月兒看這樣也無奈的挎上一個小籃一個包袱,于家的家族墓地,離這里有好一段路程,藍子里面都是些香燭果品等物,還有包袱,準備好要用的其他東西都在里面。

猜你喜歡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188比分网即时比分球探